關於部落格
挑戰之脅破碎的笑,審判之決毀滅的笑
  • 399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鴆魂。曲 <楔子>

「長大成人,讓我得以擔負起捍衛家園的責任。」 「青春的流逝,歲月的虛擲。」 「你看這棵樹,你覺得,十四年與四十年,對它來說有什麼影響。」 「那麼你呢?十四年,對你而言,又是什麼?」 「十四年麼…千年的歲月…孤寂的等待…」 青鴆之魂…血輪之月…以汝之魄…延彼之命…祭………                           -宇文隨- 。。。。。。。。。。。   紅澄的夕陽,昏蕩的彼端,緩緩而行的旅者,風塵沾染於拉緊的衣袍,顯示出旅者奔波的疲勞,晶燦的眼眸透出主人的不凡與…沈深的渴望…   炊煙裊裊的小鎮,是如此的安詳平和,旅者走入其中感受著寧靜,心,微微的掙痛,途中,他遇到了一群約莫七至八歲的孩童,彼此嬉鬧著,旅者停下了疾行的腳步,孩童感到了注視的目光,其中,應是帶頭的護著群童站了出來詢問:「有什麼事嗎?」   禁不住的,旅者問了男童:「十四年,對你而言,是什麼?」話才問出口,旅人在心底笑自己,怎麼會問一個孩子這麼蠢的問題呢?一個才不足十歲的孩子是能回答得出什麼?   出乎意外的,男孩只有稍微的愣呃便以堅定的眼神與語氣回答:「長大成人,讓我得以擔負起捍衛家園的責任。」   風,微微的吹動男孩額前的頭髮及旅者的衣袍,影子在男孩背後拉的長長的,此刻,男孩不是男孩,而是有著寬闊肩膀及令人信賴背影的戰士。 。。。。。。。。。。。。。   旅者繼續行走,途中,他看到一位面容清秀、眼神柔媚的女子,手上提著女工所必須的用具,應是為了分擔家計而去打工,歲月似乎還捨不得在她身上留下印記,樸實的生活卻充滿她的氣質,經過旅者時,甜淡地對著旅者點頭微笑,霎時一股名為暖意的情緒充斥心房。   不自主的,旅者又問了少女:「十四年,對你而言,是什麼?」   即使因為旅者的唐突使得少女微愣,但少女在思考一會兒後便悠悠的回答:「青春的流逝,歲月的虛擲。」   風、吹動了少女頰邊的鬢髮,風、吹矇了旅者的眼角,未來是如何、命運又怎樣,唯有當下才是可以掌握的呀! 。。。。。。。。。。。。。   旅者繼續向前,遇到了一位態度詳和的老者,許是在等晚餐前的夕陽吧!手持涼扇,坐在一棵老梧桐樹下的藤椅,紅光稀落地映照在他的臉上,雙目微瞇,很是享受,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為了夕陽、為了老者、為了梧桐、也…為了旅者…   「十四年,對你而言,是什麼?」沒有思考的,問句衝口而出。   老者並沒有馬上回答,過了好久,好像這裡一直沒有旅者一樣,老者搖了搖涼扇,看著旅者、指著梧桐,說道:「你看這棵樹,你覺得,十四年與四十年,對它來說有什麼影響。」   風,沙沙作響,再次帶動時間的流逝,十四年與四十年都只是愚蠢人族為自己短暫生命所訂的無聊計算單位,對於宇宙中的"真實"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